内容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协会介绍>>协会动态

境外航空货运反垄断诉讼成功总结暨分发大会在南京召开

 

美国航空货运反垄断诉讼十年艰苦路

中国货代协会与企业积极参与结硕果

 
 




 
  2017年7月28日,由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主办的境外航空货运反垄断诉讼成功总结暨索赔款现场分发大会在南京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18家有代表性的航空货运代理企业参加会议。
 本次索赔款的支付和分发完成,标志着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接受中国企业委托,代表中国企业参与的长达10年之久的美国航空货运反垄断集体诉讼基本结束。本案获得成功,对于我国货代行业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这是中国货代企业第一次以受害者身份走出国门,参与在其他国家法院进行的反垄断诉讼活动,积累了中国企业参与境外反垄断诉讼的初步经验;这是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第一次代表中国受害企业参与境外反垄断集体诉讼,是行业组织维护企业合法权益的成功尝试;这是中国律师第一次接受行业组织委托,代理参加境外反垄断集体诉讼活动,开创了通过行业协会代表中国企业在其他国家行使服务贸易领域反垄断索赔权的先例。
 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秘书长刘学德在总结经验时表示,这次集体诉讼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在于坚持企业利益至上,协会和企业维权意识高度统一;企业、协会、代理律师坚持各司其职,密切配合;操作程序规范,索赔方案、措施得当,各个企业应得权益透明。
 本次境外反垄断集体诉讼的代理律师,时任协会法律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中瑞律师事务所合作人,现任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国际商事法律部主任韩立德先生在谈到参加这次境外集体诉讼给予我们的启示时说:中国企业在境外维权事务上,要有信心,有决心,不能坐等,更不能观望。这次索赔,有许多企业因犹豫
、延误、拒绝参加而失去巨额应得的权益,令人十分遗憾;中国货代企业管理水平有待提高,个别企业提供的索赔请求因不能提供相应证据材料未获支持,令人十分惋惜。个别企业提供的数据前后矛盾,使美国法院产生怀疑,险些请求被拒,过程十分惊险;有的企业不靠行业组织而靠他人,结果被他人利用,不仅被收取高额代理费用,而且至今没有拿到应得索赔款项,令人十分痛心。
 鉴于中国货代、货主企业被在正常运费之外,加收各种附加费的现象绝非航空货运领域独有,在其他领域名目更为繁多,持续时间更长,而且早已引起相应服务购买者的不满,引起有关国家政府的关注,会议倡议中国企业和有关行业协会一道密切关注势态发展,全面收集、妥善保管有关证据材料,一旦时机成熟,以更大的决心和信心,凝聚更多的企业一起为维护中国企业合法权益团结奋争。


 
 

 背景材料:

境外航空货运反垄断诉讼的起因

    自2000年1月1日起,一些国际航空公司纷纷在正常航空运费之外,加收燃油附加费。2001年美国“9.11”事件以后,经营国际航班的航空公司,又加收安全附加费。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后,这些航空公司再次加收战争风险附加费、美国海关附加费。由于各航空公司收取的上述四种附加费,不仅远远高于实际成本,而且存在恶意通谋,一致提高航空货物运输服务价格,损害航空运输服务购买者权益的重大违法嫌疑,2006年2月以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英国、韩国和欧洲联盟陆续对在正常航空运费以外,向广大货代、货主企业收取各种附加费的国际货运航空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并对涉嫌从事垄断行为的航空公司作出巨额罚款。

    根据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律和欧盟有关规定,国家或欧盟反垄断机关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可以作为受害单位和个人民事损害赔偿诉讼的证据。实践表明,凡是政府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反垄断案件,对应的反垄断民事诉讼绝大多数都会胜诉。因此,2006年6月以后,世界各地的进出有关国家航空货运服务的购买者分别在美国、加拿大、英国、荷兰、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对包括上述公司在内的近四十个较大国际货运航空公司提起了私人反垄断民事诉讼,向这些航空公司索赔因其垄断行为造成的经济损失。其中,在美国联邦法院纽约东部地区法院进行的航空货运反垄断诉讼进展较为顺利,不仅保护外国航空货运服务购买者的合法权益,允许2000 年 1 月 1 日到 2006 年 9 月 30日间,向各被告直接付款购买发运地、目的地为美国或美国境内两地间的航空货运服务的所有个人和实体(包括中国货主、货运代理企业)参加集体诉讼,追偿各被告垄断行为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而且要求各被告就其垄断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截至2016年5月末已经有28家航空公司及其附属企业分五次与原告集体达成和解协议,并被美国法院批准,同意向所有参加集体诉讼的原告支付总计12.36亿美元的和解赔偿金。

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积极应对

 时任协会法律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中瑞律师事务所合作人、现任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国际商事法律部主任的韩立德律师一直关注着境外航空货运反垄断案件的进展情况。2008年9月在研究、分析有关案件材料基础上,正式向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中国货主协会提出了组织中国货代、货主企业及时参加境外航空货运反垄断诉讼的建议。协会获悉有关情况以后,非常重视此事,深知中国企业是进出美国航空货运服务的最大量购买者,必是航空货运垄断行为最大的受害群体,认为协会作为行业组织责无旁贷,应当代表中企业积极参与、全力应对,最大限度地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经与律师多次分析境外航空货运反垄断进展详情,中国企业参与利弊,了解外国有关法律、法规、法院规则、中国企业的参与方式、参与程序和需要收集、准备的证据材料、信息及其他文件,探讨与美国集体诉讼原告代理律师和美国法院及其指定和解管理人的联系渠道、联系方式等,弄清案由、案情、案件进程及参与程序、方式、规则等详细情况后,果断正式委托韩立德律师作为协会专案代理律师,立即采取行动,共同拟定组织中国企业参与境外航空反垄断诉讼工作方案、推进计划。

动员组织中国企业参与境外航空货运反垄断诉讼

 2008年10月份以后,协会充分利用自有网站、刊物,连续发布、刊登境外航空货运反垄断诉讼信息,阐释中国企业参与方式、程序、规则及需要提交文件、证据材料、信息,号召相关企业站在维护行业权益,争取自身合法利益角度参与在美国进行的航空货运反垄断诉讼。代理律师则根据已经掌握的信息,选择主要目标公司到各地货运代理协会宣讲有关情况,登门拜访重点企业,详细讲解参与诉讼的目的、方式、路径,现场答疑企业解惑,明确告知企业参与协会代理的航空货运反垄断集体诉讼,除按规定提供有关文件、证据材料和信息外,没有败诉和费用风险。如果没有获赔,不会让企业承担任何费用。协会和代理律师还针对相关企业缺乏境外反垄断诉讼知识,不知如何参与,担心势单力薄,害怕国际航空公司报复等顾虑,以及翻查陈年旧账费时、费力,未必得到赔偿的畏难情绪进行辅导,做耐心细致的说服工作。由于中国企业多数犹豫不决,没有及时收集、准备有关文件、资料、证据和信息,距美国法院截止受理索赔资料的时间较近,加之其他因素影响,虽经紧锣密鼓的工作,首期委托协会代理参加美国航空货运反垄断集体诉讼的中国企业只有10家。

 为了使参与企业提供符合美国法院要求的文件、证据材料和信息,得到应有的赔偿,代理律师一方面自费向有关单位购买了有关信息、资料,另一方面在提交索赔文件、资料期限紧迫的情势下,与协会工作人员一起加班、加点,逐一整理、分析每个参与企业提供的文件、资料和信息,甚至牺牲节假日休息时间,耐心指导中国企业收集有关资料、信息,准备有关文件,核准、修改相关数据,加急快递数百公斤索赔料给美国法院,及时代理中国企业提交索赔文件、资料,为最终赢得索赔胜利付出了艰苦的努力。

 为了最大限度维护参与企业合法权益,协会和代理律师一方面及时指导、敦促参与企业按时提供美国法院要求补充的文件、资料和信息,另一方面对于参与企业确实无法提供相应文件、资料和信息索赔的要求,从专业的角度研究替代措施,说服美国法院及和解管理人接受变通解决方案。

主动联系美国受案法院、和解管理人、原告集体代理律师

 为了切实维护中国企业合法权益,协会和代理律师四次邀请原告代理律师及其他反垄断律师来京现场解答问题和疑惑,几十次与有关外国法院、和解管理人、代理律师电话、邮件沟通相关细节问题。由于协会仅仅代表部分中国企业参加美国航空货运反垄断集体诉讼,受理案件法院及其指定和解管理人对每一原告的索赔请求和证据材料都要分别登记、核实,辨识、确定合规性、有效性。为了使每个委托协会索赔企业利益最大化,代理律师一直与法院及和解管理人保持紧密、顺畅的沟通,随时应要求补充相关文件、资料、数据,耐心地向受案法院及和解管理人解答各种疑问,对有争议的事项据理力争,争取他们的理解和支持。运单、付费发票等单据文件是认定索赔效力,确定理赔金额的关键证据材料,但是由于时间久远,加之管理原因,多数中国企业难以提供与其索赔请求对应的运单、付费发票。代理律师根据其自行收集的有关数据、信息,结合美国有关法律、法规和判例,最终说服美国法院及和解管理人同意用可以核查的电子数据信息及企业承诺属实的会计记录代替运单、发票等作为证据,认可对中国企业最为有利的索赔数额,最大限度维护了参加索赔企业合法权益。由于我们态度诚恳、积极配合、工作严谨、行为诚信,赢得了美国法院及和解管理人的理解、尊重和支持。

抓住时机,扩大参加范围,为更多中国企业争取维权机会

 2012年2月,协会代理的中国企业获得首批美国航空货运反垄断集体诉讼被告赔偿款,虽然金额不大,但是不仅使参加企业获得了收益,增强了信心,而且使因种种原因没有参加的企业感到了悔悟,激发了热情。协会了解企业的心态后,不以阶段性的成功而自傲,更多地将代表中国企业索赔看作是一种责任、一个担当,并与代理律师商量如何吸引更多企业参加,增加参加企业获赔金额,遂邀请美国律师来京共同探讨相关可能性、方法、程序。协会根据律师的建议,多次开会进行宣讲,并支持代理律师赴北京、上海、广州、大连等地,与驻地货代协会商谈、拜访重点企业登门宣讲。对有意新加入的企业,协会先后安排8名员工与代理律师一起耐心指导企业查找资料,核准信息,修改数据,呈交相关文件。由于代理律师与美国法院及和解管理人的有效沟通,又有22家企业进入加入集体诉讼原告队伍,使得委托协会索赔的企业总数达到32家。经过协会和代理律师共同努力,凡是按时提交了符合规定的索赔文件、资料、信心的委托企业,都获得了金额不等的赔偿金。仅仅第五批和解,中国企业就获得赔偿金2000多万元,最多的企业一次获赔710多万
元。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匿名
验证码: